张起灵夫人

张起灵,我爱你,虽然不是这世上的唯一,却是我的唯一。

故人心归西湖畔

  苗疆。
  拂晓的天边挣脱瘴气的束缚,透射出隐隐的天光。
  一身蓝色苗服的青年坐在木楼前的阶上,安静地凝望着雾气弥漫的山峰。
  他的身边,放着一把乌黑的刀。
  青年知道有人在看他,但他已经习惯了别人的视线,况且这人并无恶意,就由她去吧。
  一个少女从木楼旁的瘴气林中走了出来,她的脸色苍白,遍体鳞伤,身上的衣服被血迹浸染得看不出原来的色彩。
  她径直走到青年的面前,直挺挺地跪了下来,伸出的手中是一枚牛铃大的六角铜铃。
  她的手的食指与中指,格外的长。
     青年垂眸淡淡地看着她,并没有伸手去接那枚铜铃。
  少女注视着青年沉静的面容,低声唤道:“族长。” 声音几近绝望。
  “你忘记了。也好。”如果我去死了,就没有人会发现了,不是吗?
  “物归原主。”我也该走了。
  “张……”她口中唤出的名字被一声枪响淹没,她猛然回头看向幽暗的树林,青年也似有所感,望向同样的方向。
  少女站了起来,手摸向腰间的匕首,身躯绷紧,准备迎接又一场战斗。
  在她身后,青年抬起的手握紧,却只感受到虚无的空气。
  他低低地说:“你会死的,别去。”
  少女听见了这句话,回头轻轻地笑了。逆着光影的面容显得无限柔和。
  青年忽然觉得脑中的混沌突然炸开一条裂缝,他见过这个笑容。
  “族长,别相信任何人。”
     她这样说道。
  话音落下,她便朝着瘴气浓重的山林跑去,侧身踏上树干,一个翻身便淹没在浓雾里。
  那样决绝。
  那样遥远。
  青年拿起了铜铃,它泠泠地响了几声,音色细碎,只能让他一人听见。他若有所思,手指拂上了铃上的花纹。
  铜铃无声地弹开了,一个卷起的纸条被机关弹了出来,青年随手接住了纸,低头看了一眼铜铃中幽暗的光,合上了盖子。
  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
  手中的匕首在布料上擦拭干净了血迹,少女身姿轻快地迈过了地上横亘的尸体,她喃喃自语道:“汪家人……”
  “不过现在连汪汪叫都做不了。”她哼了一声,朝着之前青年凝视的山峰走去。
  她回头看向来时的方向,轻轻地叹了口气。
  “族长,我只能护你到这里了。”
  十年一瞬如沧海。
  面如金纸的少女挣扎着去探蓝衣青年的脉搏,在试到微弱的跳动时松了口气。
  她屏住呼吸,听见了杂乱无章的步伐。
  它们快要来了。
  她费力地支起身体,修长的手指拂过一块块青砖,最终发现了一处异样。
  这时声音已经近在咫尺。
  她回身小心翼翼地搬动着青年的身体,随手把黑刀塞在他的手里。
  少女低头吻了吻自己握在刀上的手,微凉的鼻尖触到了青年的手背。
  “人间不值得,但你值得。” 张起灵,遇见你,三生有幸。
  她猛地拍下机关,青年随着翻板消失在漆黑的墓道里。
  离她远去。
  少女举起手中的刀,朝着无尽的黑暗挥去。
  他是所有人的信仰,守护着他人。现在,轮到她来守护他了。
  张起灵,你值得被爱。
  “族长,我只能护你到这里了。”
  
  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