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起灵夫人

张起灵,我爱你,虽然不是这世上的唯一,却是我的唯一。

叶英bg小甜饼2

  柳惊鸿斜斜地倚在木廊上,她神色迷离,苍白的脸颊上浮起两朵红云,犹如盛夏夜晚天边的艳艳天光。
  红色的裙摆流泻了一地,白发的姑娘嫣红的眼角扬了扬,月色的细腻流淌在她火红的华裳,一眼看去,犹如海棠花妖。
  勾魂夺魄。
  她原本凛冽的眉目却藏满了温柔,恰似那山水逢迎。天地间再没了华彩,却都禁了声音。
  柳惊鸿玉白的素手执着温润的酒杯,朝着远远立在石径上的金衣青年举了举杯子。
  她轻柔的声音低回婉转,仿佛藏匿了无数的温柔:“晚来天欲雪,能饮一杯无?”
  羽衣常带烟霞色,不染人间桃李花。
  叶英怔忡了一瞬,他朝她快步走去,拂过地面的衣袂染上了层层叠叠的花瓣,与他身带的剑气缠绵着,不愿落下。
  他站定在她的面前,修长的身影遮掩了光芒,在柳惊鸿身上投下一片沉凝的阴影,竟无端多了几分压迫。
  叶英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脸颊,强硬地使她抬起头来看着他。
  他清隽的声音带着丝丝的诱哄:“喝了几杯?”
  “翩翩,告诉我,喝了几杯?”
  柳惊鸿迷蒙的眼倒映出他的影子,她恍然间绽开了一抹笑,眼中是一瞬的星光,柔软而脆弱,叫人不由得屏住了呼吸,生怕它因此破碎。
  白皙的手臂缠上了叶英的脖颈,她径直扑在他的怀里,把脸搁在他的肩上。
  叶英叹了口气,放下握着虚空的手,轻轻地怀抱住怀中人的纤细腰身。
  柳惊鸿埋首在他温暖的怀抱里,眼圈慢慢地红了。
  一切强撑着的面具,都破碎了。所有的虚无的,往下坠的,都找到了安稳的归处。
  微阖的眼上纤长眉睫轻轻地颤抖着,犹如扑闪的蝴蝶翅膀。在她嫣红的眼角,坠下了一滴晶莹的泪。
  透明的水珠沉甸甸地落在了火红的花瓣上。
  也落在了叶英的心上。
  他偏首在柳惊鸿如凝霜雪的发上落下温柔的一吻,收紧了怀抱着的手臂。
  “我在这里。”
  我在这里。
  永远不会离开你。
  所以,我的姑娘啊,不要再哭了。
  这天地会为之哀婉。
  我会为你心疼。
  
大概是姑娘被灌醉了的事?
你们以为还会有吗?


是的,还真有。


        柳惊鸿从梦里睁开眼,恍然觉到自己面上的泪痕。
        她梦到了什么,已经记不起了。
        只能想起那人修长的背影,与温暖的怀抱。
        这么多年了啊。
        阿英,已经这么多年了。
        你,还好吗?

评论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