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起灵夫人

张起灵,我爱你,虽然不是这世上的唯一,却是我的唯一。

夜来幽梦忽还乡

  叶英坠入了黑暗的梦里。
        他梦见万里江山如画,桃树下温柔的姑娘安静地望着她,鸦羽般的长发落满了花瓣。
        细碎的月色跌落在她琥珀色的瞳孔里,叶英仿佛看见了一世红尘,浮生就此消散。
        他不由得上前,手小心翼翼地抚上柳惊鸿秀美的眉目,沉默地,几近贪恋地注视着她。
        温热的,仿佛她还活着。
        一身天水碧的美人轻轻地笑了,仿若春风拂过修长的柳枝,划过水面初绽的白莲,留下点点涟漪的模样,眉眼间带着经年累月成就的温柔。
        氤氲的雾气将他们,隔成了两个世界,一生一死,一阴一阳。叶英恍然间听清楚柳惊鸿轻柔的话语。
        她说:“阿英,你还记得我,我很欢喜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很欢喜。”
        厚重的朝阳烫在他们的头顶,深沉的霞光卷来喷薄着的滚滚热浪。
        柳惊鸿抬头看了看被几近火光映照成废墟的天空,轻轻地笑了笑:“阿英,我该走啦。”
        她退出了叶英的怀抱,踮起脚,在他的额角,落下一个轻若鸿毛的吻。
        带着炭火般艳艳的温度,仿佛,她还活着。
        叶英伸手微微碰上额角,那里,天生就有着梅花胎记。
        柳惊鸿退入了晨曦中,他眼睁睁地看着她的身影破碎了,一点点融入初生的太阳。他踉跄着扑向前方,却只触到明灭的光点。
        他听见她说:“阿英,我很想你。”我很想你。
        无论这世间百媚千红,我只想与你度过余生。
        叶英醒了。眼前是熟悉的黑暗。
        他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梦。
        梦里有自己死去的恋人。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柳惊鸿缓缓睁开眼,面前的恐惧透过黑暗渗进人心,唯一的光是漫山遍野跳动的鬼火。在鬼火的幽光下,魑魅魍魉显得更为可怖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九幽。
        终年不见天日的九幽。
        她以三生永禁于此,换所爱之人一世安康。
        她想起恋人温暖的指尖,轻轻地笑了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阿英,我很想你。
----我还是很喜欢你,像风走了八千里,不问归期。

评论(1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