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起灵夫人

张起灵,我爱你,虽然不是这世上的唯一,却是我的唯一。

记一次电话

又是一个周末。
你带着满身疲惫关上了房门,把自己重重地摔进了床。
摔进了自己精心编织的梦里。
整个房间里,充斥着盗笔的痕迹。
你望着吴邪的立牌,轻轻地舒出一口气。
5月25号了啊。
你微微动了动,抱着抱枕看向床头的日历。日历上是八月,背着刀的蓝衣青年身旁是用黑笔重重强调了的日期。
手边的手机“嗡嗡”地振了起来,你有些不情愿地抬起手接电话,却在看见名字的霎那间全都化作了欣喜。
你滑开了接听,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:“阿晏?”
他那边似乎有些喧闹,温润的嗓音却清晰地传入了你的耳朵:“卿卿。”
你轻轻地笑了,声音多了几分软濡:“你刚放学吧,到家了吗?”
他认真地回答道:“没有。我正在车站等车,离到家还有很长时间。”
你的手指不自觉地描着海报上的纹路,听到他的回答后微微皱了眉:“阿晏,怎么这么着急打电话来啊,注意点车辆。”
他似乎笑了一声,气音清晰地传入了你的耳朵:“我为什么这样着急?因为我想你了啊。玲珑骰子安红豆……”
你觉得脸上有些热,强撑着回了一句“只愿君心似我心”,便僵硬地转移开话题:“我今天考数学了,解析几何对于我这种文科生简直就是地狱!”
他从善如流地顺着你的话说了下去,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了你的声音。
你抬头看了一眼时间,懊恼地住了嘴:“阿晏,我是不是说太多了?”
他温和地笑了,笑声沿着空气攀上了你的心。
他说:“没有。我很高兴你对我说这些,卿卿,我不想错过你的一切。”
你觉得自己脸又红了,他却没给你说话的机会,而是继续说道:“卿卿,八月十六那天,我们一起去看麒麟灯吧。”
你愣住了:“阿,阿晏?”
他轻轻地应了一声,声音中带着淡淡的笑意:“卿卿,我知道张起灵在你心中才是最重要的,可我希望你知道,你在我的心里,和张起灵在你的心里的地位,是一样的。”
“你是我自始至终的热爱,无关岁月与荣耀。”

这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,我把它写下来,是想要对你说:我们曾经笑着说再见,却不知道再见遥遥无期。
又是一年,当年说陪我走过他们走过的路的你,又在哪里?

好了,岁月漫长,何必庸人自扰。
表白族长:你是我年少的欢喜。
喜欢的少年是你。

评论